火药味十足!直击第74集团军某旅防空分队跨昼*实弹射击考核

2022-08-05 05:20:59 文章来源:网络

靶机轰鸣,炮声震天。连日来,第74集团军某旅防空分队在粤西某海域开展跨昼**实弹射击考核,全面检验防空分队火力打击效能。

部队刚抵达目标地域,迅速占领阵地完成阵地构筑,无人机靶标迅速起飞,模拟敌机进行多方位飞行抵近。

高炮指挥员迅即组织炮手搜索目标,“敌”空中目标一旦进入火力有效打击范围,炮手们利用指挥镜、一米测距机快速捕捉目标。

22、21、20、19......随着“敌”机越来越近,炮阵地根据对空侦察组提供的数据锁定目标。

此次实弹射击,全程模拟复杂多变的真实空情,跨昼**、全时段检验防空兵“反应快、打得准”能力,进一步提升防空兵实弹射击水平。

来源:**军网-解放军报

一位飞行学员的逆袭

■周小楠姜子晗解放军报特约记者朱晋荣

与往日相比,飞机后舱空荡荡的。

海军航空大学某团飞行学员张雨桐独自坐在座舱中,沉着地握住驾驶杆。飞机如一只自由的飞鸟,翱翔在蓝天上。

这场放单考核,是张雨桐**次独自驾驶飞机。脚下连绵的田野,化成流光溢**的画卷。当张雨桐在空中尽情俯瞰机翼下的风景时,教官陈海正静静守候在塔台指挥室,注视着他飞行的轨迹。

上午10时11分,飞机平稳落地。张雨桐完成了一个漂亮的“双5分”满分着陆。

“半年前,我还是一名徘徊在淘汰边缘的学员,在放单考核中担任首飞,我连想都不敢想。如果不是教官帮带,我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。”走下飞机,张雨桐和上前祝贺的陈海紧紧相拥。

大队教导员赵晴亮告诉记者,除了张雨桐,还有3名学员在这场放单考核中表现出色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都来自陈海教官的“补差班”。

2021年10月,飞行大队筛选出几名表现欠佳的学员成立“补差班”,选派大队资历**老的飞行教官陈海带教。

那段时间,每次飞行,张雨桐的身体反应都很强烈。陈海接手“补差班”后,组织**次讲评。张雨桐结结巴巴复述完飞行过程,**后以一句无奈的“身体不适”草草收尾。

“战胜困难的**好办法,就是面对它。还没上飞机,就在心理上被打败了,你很难有进步。”陈海一语中的,张雨桐低头不语。

“克服生理障碍说难也不难,关键是要在空中强信心,在地面强实力。”陈海带着张雨桐从**简单的飞行动作开始练,一步步加大难度。

空中飞行训练时,每当张雨桐快要坚持不住,陈海就接连发出指令,高声提醒他专注手脚动作。一个架次飞下来,有时陈海的嗓子都是哑的。

就这样,张雨桐从淘汰边缘一步步成长为优秀学员,**终在放单考核中成功担任首飞。

“解救困境里的人,不能只伸出援手,还要在他们心里点燃一团火。”“补差班”里,被陈海“点燃”的学员不止张雨桐一人——航理学习排名倒数的冀宜泽,空中感知能力欠缺的魏浩然,飞行胆量不足的范益明……在陈海带领下,4名**格迥异的飞行学员历经半年淬炼,全部通过放单考核,拿到驾驶新机型的“入场券”。

这次归航后,“补差班”就地解散。平日刚强如铁的陈海,眼中闪着欣慰的泪光。

“他们会飞得更高、更远。”陈海说,他会继续守护在飞行起点,为更多海空**鹰的成长护航。

一位能够影响一生的**,应该是什么样子?

如果将这个问题抛给海军航空大学某团“补差班”的4名飞行学员,他们心中一定会浮现出同一个人的身影——教官陈海。

在学员张雨桐眼中,教官陈海是给予他力量的长者;在学员冀宜泽和魏浩然眼中,教官陈海是不近人情的“铁面教练”;在学员范益明眼中,教官陈海是传递信心的球场拍档……

对4名濒临淘汰的飞行学员而言,来到“补差班”的半年,既是陈海为他们重燃飞行梦想的时光,也是一位教官为他们的成长护航的旅程。

非常1+4:为成长护航

■周小楠姜子晗解放军报特约记者朱晋荣

攀登

飞向蓝天的梦想,再一次变得触手可及

离成绩公示栏还有10米,张雨桐紧张极了。

晚点名已过,走廊里回荡着喧闹的说笑声。张雨桐不安地摩挲着湿漉漉的手心,脑海里一遍遍回忆白天训练时眩晕呕吐的“惨状”。

穿过人**,一张长长的榜单出现在张雨桐眼前。灯光下,名单底部标红的成绩分外刺眼——初始筛选失败!停飞的恐惧瞬间袭来,张雨桐愣怔在原地:之前所有的努力,又一次成了无用功。

“雨桐!”一双大手突然拍在他肩上。

“又有架次不及格了?”张雨桐心乱如麻地回过头,只见教官陈海眉头紧拧,表情严肃。他不敢直视教官的眼睛,不自觉地看向地面。

“我还能飞出来吗?”张雨桐喃喃地问。陈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饭要一口口吃,路要一步步走。你要是相信我,后面我来带你,保证你能飞出来。”

掷地有声的承诺背后,是陈海不放弃任何一名学员的努力。

海军航空大学某团飞行教官陈海指导学员张雨桐训练。

一天午休,听到走廊里陈海和大队长谈论自己,躺在**上的张雨桐忍不住竖起了耳朵。“不要放弃他,把他交给我,我一定能把他带出来。”听到陈海这句话,张雨桐的泪水忍不住溢出眼眶。

“陈教官,我向您保证,我一定要飞出来!”张雨桐默默下定决心。

2021年10月,飞行大队将**括张雨桐在内的几名训练成绩靠后的学员编组成一个特殊的“补差班”,任命陈海作为带教教官。从此,在陈海全力带教下,张雨桐迎来一段难忘的攀登之旅。

所有向上的路都艰难曲折,但回望时只剩欣然。

距离筛选考核,只剩两星期。每天飞行结束,陈海都会带着张雨桐上滚轮加练。

**幕降临之际,张雨桐又一次被练“晕”了。陈海将他拉到操场上,两人沿着安静的跑道步调一致地奔跑。张雨桐能感到身上的汗水缓缓浸透体能服,呼吸逐渐变得畅快。在他身旁,教官陈海稳健的步伐宛如有节奏的鼓点,让他的心情慢慢镇静下来。

接连两个星期,每次跑完步,张雨桐都会回到训练场,绑在滚轮上继续旋转。看着他手臂上通红的磨痕,陈海既心疼又欣慰。

今年春节假期,师徒两人几乎都在模拟机上度过。

机箱嗡嗡作响,屏幕上闪烁的光影照着他们的面庞。不算宽敞的教室里,陈海握着张雨桐的手,沉浸在一杆一舵的操作之间。冬日的寒风沿着窗缝渗入,张雨桐感到教官的手已经发凉。“但他一刻也没有放松,一直在告诉我正确的航向。”张雨桐说。

就这样,张雨桐跟随陈海的脚步,坚持不懈地向自己的目标前进:从10分钟吐一次到每架次吐一次,再到完全适应飞行,他用了56天;从各课目成绩全面飘红,到“双5分”满分着陆,他用了88天;从一个特技动作都坚持不下来,到连续做出多个斤斗、横滚,他用了106天……飞向蓝天的梦想,就这样在师徒携手奔跑中变得触手可及。

新学期伊始,成绩不断跃升的张雨桐,终于等到放单考核这一天。

登机,推满油门,全速起飞。张雨桐独自坐在驾驶舱中,操纵飞机冲向天穹。

前一刻的情景,不断在张雨桐脑海中闪回——陈海注视着他,戴着白手套的右手向他挥出起飞的手势。

张雨桐握着驾驶杆,坚定地向后拉起,一往无前向蔚蓝的天空飞去。

靠近

他们彼此独立,也相互支撑

“补差班”里,如果让陈海选一个**令他头疼的学员,答案一定是冀宜泽。

“动不动就提出自己的道理,三番五次质疑讲评成绩,顶嘴更是常有的事。”面对这个徒弟,陈海从来不给好脸色。这也让冀宜泽觉得,他好像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,“感觉自己被针对了”。

冀宜泽还记得,那张令他愤愤不平的“红色成绩单”:5个课目,前4个都是满分,只有**后一个侧风着陆动作有些瑕疵,被陈海打了“不及格”。

成绩单上通红的笔迹,令冀宜泽感到分外刺眼。下了飞机,他语气激动地和陈海理论起来:“这样的打分我不能接受!”

话还没讲完,陈海气不打一处来,“啪”地一声将成绩单甩在他身上。一时间,冀宜泽的脸**得通红。

“我是不是对他太苛刻了?”陈海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,“但飞行容不得半点马虎,每个架次只有0分和100分之差。必须要在飞行之初就让他懂得这个道理。”

这次冲突后,冀宜泽训练认真了许多,师徒二人的关系却降至冰点。

“宜泽是个好孩子,他不理解我,我愿意多去做他的思想工作。”讲到这里,一向刚**的陈海叹了口气。

海军航空大学校园里,飞行学员们仰望蓝天,英姿勃发。

**色沉静,第二天是冀宜泽首次单飞的日子。

宿舍的灯光已经熄灭,冀宜泽正准备休息。突然,他依稀听到门外陈海的声音:“轻一点。”

那一晚,冀宜泽心情复杂地**下了。“后来我听人说,为了让我休息好,师父一直在门外守到凌晨,让来往的加班学员动作轻一点。”冀宜泽永远也忘不了那一瞬间的震动。

放单成功后,冀宜泽转发大学发布的短视频,并在视频**后加了一张截图——那是塔台上的画面。

冀宜泽圈出淹没在人**中的陈教官,在旁边附上一行字:“感谢恩师,那个人**中已满面皱纹的你。”

他们是师徒,也像父子。他们彼此独立,也相互支撑。这或许是教官与学员之间****好的关系。

对于这点,学员魏浩然也深有同感。

魏浩然是**后一个进入“补差班”的。当时,他在首次单飞前的**后4个架次中连续发挥失常。随后,飞行大队希望经验丰富的陈海能帮他找回状态。

“我们在**格上有很大差异。”陈海感慨。魏浩然是北方人,**子急,遇见什么都喜欢直接说。陈海是南方人,沉稳心细,觉得凡事要三思而后行。训练中,陈海总要反复地跟魏浩然强调:起飞前要耐心听教官的意见,在座舱里操作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……

“他很多时候不过脑子就说:不对。”陈海不理解,这个年轻人为何如此固执。

直至放单飞后,魏浩然才袒露心扉。原来,之前由于自己部分架次表现不佳,连带教官挨了批评,他非常内疚,“所以一开始内心不接受陈教官,不愿意听他的”。

2月底,眼看着首次单飞的日子越来越近,陈海决定和魏浩然谈一谈。那天下午,陈海**次向他坦白自己的感受:“浩然,我觉得带你好难啊,真的太难了。”

“当时一下子觉得,陈教官好像老了很多。”那个瞬间,魏浩然的内心好像被击中了。

两周后,魏浩然独自驾机起飞。陈海依旧站在送舱的位置,紧盯着天空中盘旋的飞机。经过一小时的漫长等待,魏浩然战胜了自己,平稳降落在跑道上。

考核结束,他绕了一大圈找到陈海,伸出双臂拥抱了对方。

这是他们成为师徒后的**次拥抱。陈海将此视为魏浩然送给自己的“礼物”,魏浩然把它视为自己成长中的“和解”。

在后来的训练日记里,魏浩然写道:“陈教官不光教会了我怎么飞行,更教会了我怎样做人。”

放飞

当你握住驾驶杆的那一刻,天空就是你的舞台

休息日,陈海拿出叠得整整齐齐的“11号”篮球衣,换上一身专业行头,步伐轻快地来到篮球馆。

一上球场,陈海迅速和学员打成一片。1米85的高大身影分外灵活,如果没人提醒,旁人很难看出这是一位50岁的教官。

球场中央,一个个球员短衣上阵、挥汗如雨,躁动的热气在球馆四周的玻璃上凝结成水雾。

控球、挡拆、长传……陈海像他喜欢的“11号”篮球运动员姚明一样,站在进攻队伍的中间调动全场。

“范益明!接球!”陈海大声喊道。范益明快速站定位置,接球,抬手,投篮……篮球应声入网。陈海和范益明穿过人**,奔跑着击掌庆祝。

范益明喜欢这种在团队中贡献价值的感觉,也享受和陈海击掌时的无声鼓舞。“飞行训练也像是带球进攻。做‘补差生’的教官,除了严格训练他们的技术,还要让他们找到信心。”陈海在球场上给范益明**坚定的传球,也是在让他变得更加**。

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范益明,童年时父母陪伴较少,孤独、敏感,总因为害怕犯错而畏手畏脚。这种**格,往往表现为一个字:怯。

飞行是勇敢者的**,越是害怕,越难取得进步。

陈海(中)与学员的休闲时刻。

一有时间,陈海就拽上范益明出来打篮球,点名要和他打配合。只要站上篮球场,陈海都会拼命地争抢,看准时机给范益明传球。每进一球,无论相隔多远,陈海都会跑过去和他击掌庆祝。

慢慢地,陈海的“传球”像一颗种子,让**在范益明心中生根发芽。

飞行前检查,即使在机翼下弓着腰,范益明也会大声对陈海喊出“好的”;飞行中碰上复杂天气,就算心中打鼓,他也会推满油门;考核拿了低分,他开始勇敢地请教教官“为什么”“错在哪儿”……后来,范益明成了为数不多在放单前就能独立完成特技动作的学员。

22岁生日那天,范益明赶上了自己飞行生涯的首次大考——放单考核。他的耳边不断回响着教官陈海的话:“当你握住驾驶杆的那一刻,天空就是你的舞台。”

舷窗之外,旷野千里。

一番畅快的空中遨游后,范益明果断地放起落架,转弯,下滑,落地。飞机在天空划出一道**的弧线。

当他再次回归地面,训练的困扰、心理的压力、飞行路上的种种不确定,仿佛都化作落地时的尘土。

“原来,我也能做到。”此刻,他已经能从容地享受飞行,感受全力追逐梦想的快乐。

当张雨桐扬起笑脸,拭去激动的泪水,挫败的回忆随风飘散;当冀宜泽和魏浩然听到梦寐以求的肯定,一路走来的纠结已然忘却;当范益明摘下头盔,戴上红花,**的火焰在他胸中燃起……

看着他们昂首阔步地走下飞机,陈海知道,自己可以寻找下一个目标了。

执教蓝天20余载,陈海的目光始终关注着天赋不足的学员。很多人对此并不理解,认为培**优秀飞行员才是重要的。陈海的回答简单而有力:“不能浪费**对他们的投入和培**,更不能轻易击碎一名热血青年的飞行梦想。”

很快,这些学员将从这里毕业,飞向更广阔的海空。走在**粝的跑道上,陈海目送一批又一批雏鹰高飞远航。

陈海决定一直站在这里,坚守到**后一刻,“我和他们的故事,还没有结束”。

(田世凯、杨洁瑜、李子豪摄)

我的3个愿望

■陈海

今年春节,我接到一个拜年电话。电话那头,是我10多年前带过的一个学员。

他依旧亲切地称我为“师父”。他告诉我,今年他被提拔为某飞行团团长。现在的他和我一样,每天思考着“如何带出一支合格的队伍”。

放下电话,我回忆起这些年来走过的路,蓦然发现——我带出的学员已遍布大江南北,其中许多走上了重要工作岗位。

喜悦之余,我也对时间感到一丝惶恐。

一年前,我告别工作20多年的老单位,前往陌生城市组建新训练团。在那里,我成为年龄**大的选调教官,和年轻小伙一起挥洒汗水,奋力打造“拳头单位”。今天,这支队伍已放飞一批批雏鹰,组训能力日渐成熟。

组织的任务我已完成,飞行的故事仍在延续。退休前,我有3个愿望——

**个愿望,希望能再飞几年。

我舍不得离开飞行大队。看着学员从懵懂走向**,**终驾机奔赴海天,这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与他们一起奋斗,总让我忘记自己的年龄。只要身体允许,我愿意把自己**后的光和热献给部队,献给学员。

第二个愿望,希望学员能够飞向远方。

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,天空是孤勇者的战场。平时训练,我希望他们对自己再狠一点、再严一点。如此,才能在战场上逢敌亮剑,制胜千里。在我心中,每名学员都像是我的孩子,我期待他们飞向远方,平安凯旋。

第三个愿望,希望我能一直与飞行事业相伴。

如果有一天真的告别蓝天,我志愿参与招飞与海航实验班教学等活动。我希望能将自己有限的**力,继续投入到飞行事业中去,为广大飞行爱好者做好启蒙。无论身在何处,我将继续为我热爱的飞行事业发挥余热。

一位哲学家曾说:“教育的本质,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”我愿意成为摇曳树枝、推动云朵的风,也愿意成为带来光亮、点燃热爱的火。我希望能照亮更多年轻的灵魂,实现征战海天的梦想。

(姜子晗、赵晴亮整理)

上一篇:强军*丨铆定战位谋划团组织工作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盐城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