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城都市网 > 体育资讯 >

宁泽涛:从最黑的夜出发

发布时间:2018-04-11 23:19:10来源:网络

游泳馆钟表的时针指向了5点钟,气温大约10摄氏度,露天泳池的保温盖布被工作人员掀开,冒着看起来热气腾腾的白雾,伸手试一下,水中的温度并不温暖,宁泽涛换上泳裤、穿着浴袍站在池边用不算流利的英语和布朗教练交流着。沟通完当天的训练计划后,宁泽涛脱下浴袍,将皮肤直接暴露在只有几度的空气中,他犹豫地看了看泳池,小声嘟囔:“太冷了!”却还是抱着肩膀闭着眼睛跃入泳池。

安静地露天场馆内,耳边是规律地划水声,布朗教练“UP、UP”的口号声,旁观者穿着羽绒服冻得抽鼻子的吸气声,还有只有宁泽涛自己才能听到的,水中他心跳的声音。这一刻多么熟悉,如今却又感觉有些陌生。

宁泽涛:从最黑的夜出发

宁泽涛在澳洲外训。

他们的目标是三个月后的全运会。

在天津当记者问布朗,与9个月没正规训练的宁泽涛一起接受三个月后的挑战,他担心过失败么?布朗的回答很坚定:“没有,因为我相信他。”“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没有想太多,唯一担心的是时间已经不够了,但他很有天赋,我信任他的天赋,相信他的为人,就像他信任我一样。”

“为什么每天要这么早开始训练,而且强度很大的魔鬼训练?”

布朗:“因为他要变得更快!”

布朗说,宁泽涛答应了的事情,他就一定会做到。

时间随着划水声静静地流淌,两个多小时后,朝霞满天,天色渐明,看到宁泽涛冲刺最后几个五十米的成绩,布朗不停地竖起大拇指,宁泽涛跳出泳池,两人笑着碰了一下拳。然后,布朗指着宁泽涛漂亮性感的腹肌,夸张地笑着:“他刚来的时候,肌肉已经松了,腹肌变成了一坨。”

早晨7点多,上午的训练结束了,每一天的训练课分为两节,下午还会有两个小时。宁泽涛换好衣服,手里拿着打腿板,家人想帮他背包,他摆摆手,自己拎着大步往外走。

回程时他的心情显然轻松了不少,打开车里的收音机,湿漉漉的脑袋随着节奏来回摆动,从赣州比赛回来后,他的车技越来越娴熟,对布里斯班也越来越熟悉:“头一个月是熟悉训练的环境和方式,等到回去比完赛,再回去就非常熟了,路也很熟了,周围环境也很熟悉,慢慢习惯了,开车从我住的地方到训练的地方一条路,慢慢变成几条路,哪个路顺开哪个。

训练之余,布朗经常邀请宁泽涛到家里做客,亲自下厨招待自己的弟子,也鼓励宁泽涛多结交新朋友,走出自己原有的世界:“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,而不是人们定义的那种一部分的人。”

以前外训休息的时候,宁泽涛最多和队友出去逛街,或者窝在住处睡懒觉。现在他会到大学打打篮球,因为喜欢打篮球,布朗教练还给他起了个“哈登宁”的外号。有时他会约上三五好友出去钓鱼,或者在天气晴好的日子出门冲浪。如果时间充裕,他会和新朋友们去布里斯班一个叫做天鹅湾的小岛,那里有一座高高的悬崖,每次他都会站在最高处,望着汹涌的大海,听着海浪拍打岩石发出的巨大轰鸣声,面带笑意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宁泽涛:从最黑的夜出发

布朗经常对宁泽涛说:“记住你现在的快乐。”

一次,在从低处沙滩往高处爬时,由于沙质松软,他滑落下来,高处地面的边缘形成一个人形大坑,宁泽涛的腿上头发上都是凌乱的松枝,朋友们看着他的狼狈样,都哈哈大笑起来,谁也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扶起来,而是争先拍照,并调侃着:“发条微博:宁泽涛落坑处。”他坐在地上看着大家也跟着一起哈哈大笑。看到岛上大树旁的秋千,他雀跃着坐上去,荡来荡去像孩子般开心,这是以前无法想象的自由时光。在异国他乡的在孤岛上,他不再是国民男神,也不是世界冠军。布朗教练告诉他:“游泳是一项枯燥的运动,游泳不是生活的全部,平衡好训练和生活才能从中找到乐趣。”在澳洲,宁泽涛一边享受着游泳的快乐,一边享受着自由生活的美好。

在布里斯班,宁泽涛偶尔会因为堵车迟到、会因为多打了一会儿篮球被布朗严厉批评,但在这里布朗不会对宁泽涛训练之外的生活做过多约束。一切在他自己的掌控下,有条不紊按计划执行。如布朗所说,他答应的,一定会做到。[详细]

上一篇:吃什么通便
下一篇:最后一页